中秋贺礼/Parksborn/AU/短打一发/Quizas

还有五分钟中秋节就过了,愿花好月圆

超凡2衍生Parksborn轻松向小甜饼一发
无能力AU,打工仔Peter×小少爷Harry
几个月的瓶颈期之后第一次写文,写写年轻人的爱情流水账放松一下,权当中秋贺礼,望笑纳。BGM 小野丽莎 quizas quizas quizas

这店真是太小了,当Peter第四次差点转身撞翻一地书的时候,他忍不住低声抱怨。
他小心、小心、再小心,一步一停地爬下梯子,直到左脚接触到地面,才松了一口气。把梯子搬到一边,这次的整理就算结束了,Peter擦擦手,回到那一样挤得要死的柜台后面,随意抽了一张碟子播放,轻柔且略沙哑的女声伴着工作日午后三点的阳光勾起了Peter的睡意。
就在他真的快睡着的时候,老旧木门的一声吱呀带动着玻璃风铃的叮当作响把他拉了回来。
有客人。
他抬起头揉揉眼睛,整理了一下领子,说:“欢迎光临。”
来客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在唯二的两张桌子中间挑选片刻,坐在了靠墙角的位置。
Peter拿着酒水单晃悠过去,递到他面前,用面对所有顾客都一成不变的语气问:“喝点什么?”
一头暗金色短发的客人接过薄得可怜的酒水单,像是看什么文学著作一样捧在手里。时间久了Peter有些不耐烦,就那么几样东西有什么好看的?他用手背挡了一下呵欠,继续一言不发的等着坐在面前的人下单。
“小野丽莎?”
客人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。
“啊?”Peter反应了一下,“哦,应该是,我们老板特别喜欢她。”
“我也喜欢。”他脱下米白色的短风衣,Peter看到他风衣下面是一件白衬衣和浅蓝色牛仔裤,让他有一种撞见街拍模特的错觉。
不自在的扯了下自己的灰蓝色连帽衫,Peter终于耐不住问了一句:“想喝点什么?”
谢天谢地他终于放下了酒水单,“一杯咖啡就好。”
Peter收回酒水单,指了下书柜:“图书请自选,不外借。”
他有点惊讶,挑眉:“我以为那些都不能动。”
Peter打开店里唯一一台虹吸壶,放进热水,笑:“整整三个书柜占掉一半面积,这要是摆设也太奢侈了吧。”
“随便想看什么都可以?”
“对,如果你不方便拿我可以替你拿,毕竟这里地方实在是……太小了。”
“的确,”客人徘徊在最靠近他的书架前,手指抚过排列整齐的书脊,“都是你整理的?”
Peter扶正上壶,坐在吧台凳上在有限的空间里转来转去,做了个“答对了”的手势:“这个店只有我一个店员。”
他半蹲,看着最靠下一排的书(Peter记得那都是一些比较冷门的哲学书籍),接着问:“老板呢?”
“他把店铺交给我管,事实上,”Peter摊手,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,在干嘛,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。”
“你们老板对你还真放心。”
不知怎么Peter觉得这话有点嘲讽的意思……
Peter抱着手臂晃啊晃,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拿了一本厚的可以砸死人的黑皮书又放回去。跟着音箱里飘着的音乐轻哼着,水终于全部升进了上壶,等到气泡不再那么多时,Peter倒进了咖啡粉缓慢地左右拨动。
而他的兴趣终于向Peter这里转移,看着吧台,他拨弄下自己过眉的斜刘海,又问:“你会西班牙语?”
问题真多的家伙,Peter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放下搅拌匙,移开酒精灯,给下壶降温。
“我高中选修过西班牙语。*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在咖啡被瞬间“吸”进下壶的时候,他慢慢挑起一边眉毛,笑了:
“Dude,你行啊。”
这次换Peter挑眉了:“技巧,只是技巧。”
“加奶,不要糖。”他嘱咐了一句就又回到书架前。
“OK.”
当Peter把咖啡端到桌子上的时候,他还在仰着头看着书架。
“决定好了要看哪本了吗?我可以帮你拿。”
Peter靠在桌子旁边拉了下袖子,盖过手背,等着他差遣。
他伸出手,指着某本书说:“你帮我把第二个书架最上面一排左起第一本拿下来吧,谢谢。”
Peter搬来梯子,示意他往后退一点,然后有点抖的往上爬——无论多少次他都和这梯子该死的合不来。
那本书是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递到他手上的时候,Peter的袖口蹭过他的,发出一声轻轻的摩擦声。
淹没在钢琴和响板的和声中。
“谢谢。”
他抬头向Peter道谢,目光里跳过一丝促狭。
“没什么,”Peter爬下来,把梯子放归原位,继续跟着音乐轻哼,“我该做的。”
他没有回答,Peter侧过身探头,发现他正在翻看柜台上那本自己带来的杂志。
“Peter parker,”他毫不局促地迎上Peter好奇的目光,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“我是Harry Osborn”
Peter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多了个朋友。

END or TBC

*西班牙语这个梗来自终极蜘蛛侠,小蜘蛛自己说选修的是西班牙语。

评论(1)
热度(15)
©长夜 | Powered by LOFTER